http://www.xfbpgb.live

您的位置??網站首頁 > 論壇 > 吐槽灌水 >

互聯網金融,企業的焦慮癥有哪一些?

  人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群體性現象的背后往往有更為中觀和宏觀的原因。中觀層面,便是人們工作的企業和行業也出現了問題,使得養家糊口的供給側即收入來源出了問題,收入增長趕不上支出增長,壓力或者焦慮便產生了。

  這段時間,一二線城市的高房價又火了,再次引發了人們對逃離北上廣的爭論,順帶著,有人提出了據說能獲諾獎的三大難題,比如,為何學歷不值錢但學區房卻那么值錢?這個問題自然沒那么深奧,只是段子,權當一樂,但背后的根源卻也讓人深思。但凡當壓力超過承受力,人便容易灰心喪氣,當這一現象帶有普遍性時,又會從一個人的灰心變成一群人的黑色幽默,段子便出現了。

  人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群體性現象的背后往往有更為中觀和宏觀的原因。中觀層面,便是人們工作的企業和行業也出現了問題,使得養家糊口的供給側即收入來源出了問題,收入增長趕不上支出增長,壓力或者焦慮便產生了。

  本文,我們就從中觀行業層面,以互聯網金融行業為例,來談談行業普遍面臨的“中產焦慮”,以及行業的焦慮如何傳導成為每個從業者的焦慮,最后演化成整個社會的群體性焦慮現象。

  故事里的人和事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請勿對號入座。

  兩個視角:他們怎么了?

互聯網金融,企業的焦慮癥有哪一些?

  企業及管理層的視角

  甲公司是一家互聯網金融企業,創業3年了,因為趕上了行業風口,三年來公司獲得了飛快地發展,先后進行了A輪和B輪融資,已經成為市場和同行眼中的“準獨角獸”。然而,在外部頭戴光環,公司內部人士并未感覺如此樂觀。

  創始人王總最近有點煩。創業初期,為了獲得免費流量,王總會每天花四個小時在論壇和微博上與用戶互動,也很愿意就熱點問題發聲。慢慢地,王總成了業內的網紅和意見領袖,事實上,創業的頭幾年,公司的近一半用戶都是奔著王總的名頭來的。雖然經常在外面侃侃而談、信心滿滿,但王總自己也有苦惱,目前行業內的同質化競爭愈演愈烈,他一直苦惱于企業如何轉型和突圍,苦于沒有好的方向。與此同時,近一兩年來,整個創業團隊的氛圍也大不如前,各個部門老總之間爭吵不斷,大家相互抱怨,似乎每個人都不快樂,他有時很懷念剛剛創業那段簡單、樂觀和積極的日子,有時也會陷入迷茫中。

  業務部門的張總最近比較煩,對外要與競爭對手打仗,現在產品同質化太厲害了,唯有市場宣傳、用戶補貼等全方位發力,才有好的結果,而財務部門卻要壓縮用戶補貼費用,說是公司B輪融來的錢快花完了,要省著點。唉,又要馬兒跑,又要馬兒不吃草,難啊。

  人力部的李總也很郁悶,最近經常有骨干員工想離職,仔細詢問原因,竟然是覺得看不到前景和出路,沒有了干勁。可氣的是,財務部的周總竟然還來找他暗示,能不能適當壓縮員工費用,唉,他真的不知道人才是創業企業之本嗎?

  信科部的趙總對業務部門很有意見,經常不顧IT研發資源的現狀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,一會兒說同業產品有了這個新功能,一會兒又要上那個新功能,而且都很急,員工經常加班加點來滿足他們的需求,關鍵事后看,這些新功能似乎并未帶來業務的大幅增長,真是浪費資源。

  財務部門的周總忙于壓縮費用支出,幾乎成了各個部門的公敵,沒辦法啊,公司雖然是業內的明星企業,但至今也沒有盈利,眼看融資的錢花的差不多了,現在又是資本寒冬,肯定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啊,但各個部門大手大腳慣了,要壓縮點費用簡直太難了! 品牌部的吳總也很苦惱……

  所有人的苦惱最終都匯總到創始人王總這里,王總有時候也會很無力。本以為做了CEO就走上了人生巔峰,沒想到煩心事這么多,早知如此,還不如做個普通的白領來的無憂無慮、健康自在!

  普通員工的視角

  小李已經30歲了,在一家互聯網金融企業甲上班,是個小團隊的負責人。目前,小李與談了3年的女朋友正式步入談婚論嫁的階段,只不過苦于無力買房,準丈母娘那里遲遲不松口。于是,小李把結婚的希望寄托在了升職加薪上,不放過任何一個空閑的時間為自己充電。

  工作上,他積極表現,努力做好每一項工作,經常加班到很晚。空余時間,他在得到APP上訂閱了幾個付費專欄,還不時地去聽聽知乎LIVE,以求拓展自己的知識結構;他置頂了很多行業相關的公眾號,實時關注行業熱點新聞資訊;他加了很多微信群,里面有很多行業大牛,他時常在群里發言,想著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脈資源。周末,他一般會去聽幾場精心挑選的行業論壇,不過經常失望地發現大佬們只是忙著在推薦自己的企業或產品。他的背包里隨時會準備一本書,一般都是根據“新年必讀圖書清單”上的推薦買的,以便利用上下班地鐵上的空余時間。

  雖然日子過得無比充實,但小李常常會感到莫名地焦慮。看著自己所在企業每天為競爭、為轉型、為投資人的下一輪資金而發愁,又聽聞公司正在籌劃裁員和降薪方案,小李不知道自己的努力還能不能換來升職加薪,而遲到的升職加薪還能不能讓自己趕上節節攀升的房價。

 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,他有時候也會想點哲學問題,比如人生的意義、生活的目的,但很快就被現實的問題打敗,一向積極向上的他竟然第一次有了逃離北上廣的想法。 他們為什么會這樣?

  是的,他們都怎么了?又是為了什么?

  對于甲公司,焦慮的根源不外乎就是增長,可持續的增長。

  做了幾年的創業企業CEO,王總對羅振宇的一段話深有感觸,羅胖說“以前認為掙錢最重要,后面發現增長比掙錢重要;當你以為增長最重要的時候,后面發現增長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;當你在追求增長速度的時候,你又會發現超過市場預期的增長速度才重要。創業的本質是要增長,要預期中的增長,要超過預期的增長。無論你跑在哪里,跑得多快,后面都有一條狗,在窮追不舍。這哪里是在創業,這分明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逃亡。”

  拿互聯網金融這個行業來講,支付、理財和借貸三個主要的業務線,甲公司的重心在理財和借貸,準確地講是理財和消費金融。在王總看來,理財和消費金融都有廣闊的空間,但他不再確定這個空間與自己還有多大的關系。

  為了吸引投資人,公司已經支付了比行業平均水平稍高的利息,而為了覆蓋資金成本,公司需要對接大量的優質高息資產。是的,要夠安全,且利息還要夠高。2015年之前,經常還能接到幾個房地產企業和地方融資平臺的大單,足夠賣幾個月的,但現在這些“好”項目都被傳統金融機構以更低的利率搶走了。做供應鏈金融吧,作為一家創新企業,實在是沒有資源,所以,在B端獲取可持續優質資產的希望越來越小了,從2016年開始,公司便把寶壓在了消費金融上面。

  作為一家創業企業,公司并沒有海量的用戶,也沒有豐富的大數據,所以不得不與各種各樣的小場景方合作,然后派駐大量的駐店員工線下獲客。在這些場景中,業務員與潛在用戶的有效接觸時間往往不超過10分鐘,10分鐘內用戶拿不到貸款額度就會失去耐心,沒辦法,只好把信用風險防控后置,專心在這10分鐘內做好欺詐風險風控。可氣的是,不停地有競對出來,說他們可以3分鐘甚至1分鐘就放款,搞得合作多年的場景方都想棄我們而去。憑我的經驗,真的懷疑這些1分鐘放款的企業到底有沒有做風控,不過沒辦法,只能逼著風控部門進一步提高審批效率,當然,效率和精準度是互斥的,但市場競爭激烈,沒有辦法,不良率高一點,只能靠高息去彌補了。

  不過,在一兩個極端事件曝光后,高息這種模式開始受到輿論的關注,被冠上了高利貸的帽子。唉,媒體這幫人,哪里懂得我們的難處。不妨來算筆賬,P2P資金成本10%,不良率10%,再加上龐大的人力費用,利息不高一點企業哪有生存的空間呢?

  真正讓王總深感憂慮的還是巨頭們的虎視眈眈。之前,巨頭們不掌握這些三四線藍領工人的數據,做不了這塊業務,才讓創業企業有了“可乘之機”。可隨著大量的創業企業布局次級客戶市場,中國市場中的次級用戶也漸漸有了信貸數據。假以時日,真擔心這些數據被巨頭獲取后,開發出一個大數據風控模型,把這些用戶搶過去。巨頭的優勢就一個,利率低,屆時,我們這些高息的創業企業該何去何從?

  每每想到這里,王總都頭疼不已。不過,王總也想到了應對之策,那便是金融科技。唯有先于巨頭一步完成對這部分次級用戶的大數據風控評估,才能借助新的業務模式降低對人力的依賴、降低不良率,從而慢慢把貸款利率降下來,獲得可持續競爭力。只不過,大數據這玩意,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。何況巨頭們在加速布局,不知道留給這些企業的時間窗口還有多久?一年?半年?

  王總現在感覺,每一秒都是寶貴的,想加速布局金融科技,不過財務部門卻經常扯后腿,說什么沒錢沒錢。想當初,那些風投都搶著來投資,好多我也是看著老關系的份上才給了他們一些份額,沒想到現在竟然端起了架子。而整個團隊目前大不如前的氛圍,也讓他對“背水一戰”的決心能有多大的成功概率深感憂慮。他意識到,企業的轉型不僅僅在業務層面,在內部機制體制和企業文化層面,也有很多坑要填,只是,他要與時間賽跑……

互聯網金融,企業的焦慮癥有哪一些?

  對于小李來說,對公司和行業發展前景的不樂觀才是其焦慮的根源

  就拿買房這件事來講,自從畢業以來,小李就看著房價一直漲、漲、漲。但當初的他,從未覺得買房會成為自己中產生活的最大攔路虎。畢業的時候,企業剛剛創立,自己是第一批員工,拿到了一些股份,雖然不多,但互聯網金融是典型的朝陽產業,這些股份未來肯定很值錢。后來,企業連續已經進行了兩輪融資,估值已經算準獨角獸了。小李相信,公司有朝一日上市后,自己的這些股份至少能值兩百萬,無論房子怎么漲,付個首付總夠了。

  和當初預期的一樣,工作這幾年房子一直在漲,猛漲,而小李最近對公司的發展前景和自己的職業前景卻不再那么樂觀。

  因為一些害群之馬的影響,整個行業開始受到嚴格的監管,不受拘束、野蠻生長的階段成為了過去,公司再也不能天馬行空地進行業務創新。恰逢此時,在傳統主業遭遇轉型瓶頸的巨頭們開始加速布局互聯網金融行業,傳統的巨無霸商業銀行也加快了互聯網化轉型,巨頭的進入加劇了行業競爭,更重要的是以更實惠的價格、更便捷的場景搶走了小李所在公司辛苦經營多年的用戶。

  小李知道,作為估值驅動的創業企業,保持營收的增長是第一重要的,而恰恰作為一個老員工,他越來越看不清企業保持高速增長的希望。最近一段時間,公司內部幾個部門的關系很僵,大家都想努力把自己部門的工作做好,但其他部門總是做不到百分百地配合,好像有張無形的網,束縛住了大家的手腳。小李知道公司出了問題,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。小李一度動過心思,換個行業重新來過,為了這個還惹得人事部老總不快,但實在舍不得那些原始股權,他決定先不管這些,抓緊時間充電,升職加薪才是硬道理。

  小李開始了繁忙的充電過程,繁忙雖然可以讓他忘記焦慮和煩惱,但他也清楚,他是站在了甲企業或者互聯網金融這個行業的船上,自己跑得再快都沒用,終究還是這艘船要飛速向前才成。

  雖然購房的絕望一直在內心深處折磨著他,但事實上,他更擔心的,還是腳下這艘船。他知道,只要船還在順利前行,他的生活終究便還有希望。 出路在哪里? 說到出路,也是個有意思的事。

  為了出路,企業家們開始不遺余力地加快金融科技的布局,結果自身的金融科技水平與巨頭的差距越來越大,反倒催生了數據熱潮,數據是越來越貴了。聽說,很多一直搗鼓數據的小公司,十幾年來都半死不活,這兩年倒做得風生水起了。不過,有時候,王總也會很釋然,大不了從頭再來,只是辜負了自己的幾年心血和一幫和自己打拼的兄弟。

  話說回來,有什么辦法呢?行業過了巔峰期之后,上千家的企業,注定大多數到最后都會變成炮灰。

  為了出路,小李們不浪費任何一塊時間來學習、充電,結果并未解決自身的焦慮,反倒催生了一個產業,“知識付費”,聽說連微信公眾號也要推出付費閱讀功能了。不過,有時候小李也會很釋然,自己終究在成長,在試著像蝸牛一樣自己長出一副自己可以保護自己的外殼。另外,不就是一個房子嗎?人民日報不是曾撰文,“失去奮斗,房產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!”,我雖然沒有房子,但我有奮斗精神啊。

  什么?你說小李是不是充電充傻了,怎么這么阿Q呢?那你來說說,小李還能怎么想?

  最后的最后,還是想說點陽光的事情。那就是,你所有的經歷與付出,都不會白費,上帝給你關上了這個門,也許因為他知道,你真正的出路是在另一個出口。所以,很多時候,你并不需要有一個十分明確的目標來激勵自己前行,因為未來本就是不確定的,如果是對的,做就是了;注定要經歷的事情,經歷就好了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上一篇:P2P平臺值可以值多少個億?

下一篇:互聯網+之互聯網銀行崛起

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